《 奮銳黨烈士 與 死海古卷 》

posted in: 神學類 | 0

1170

 

作者:Tim

死海古卷大部份為聖經,最主要為以賽亞書,以及指出羅馬統治時期當下耶路撒冷聖殿問題的文書,存在年代於西年一世紀。

1947年死海北端的庫姆蘭有位少年牧羊人為了趕出跑住洞穴的羊而投擲石頭,聽見打破瓦器的聲響而進入洞穴查看發現瓦罐中存有古卷,最早由撒母耳主教買下古卷。其後十年在11座洞穴挖掘出上百個裝有古卷的瓦罐,共找到約四萬個書卷或殘篇。

當時約旦正與以色列交惡,在1967年爆發的六日戰爭,自此死海古卷改為歸以色列監管,但團隊保密遮掩的態度使得考古效率不彰,拖至30年後的1984年才終於第一次公開文章內容,而且只公布了6行文字,造成國際考古學者相當不滿 。之後1985年美國成立的聖經考古協會,藉著秘密管道取得照片及摹本於1991年正式印行《未發表的死海書卷初版》,並願意向任何學者提供整套書卷的圖片,以色列因此提出訴訟,但引起國際學術界學者們的強大批判,眾多壓力下,以色列當局終於讓步,放棄提告的想法,因挑起衝突而轉為採取開放的態度。2011年起,Google以NASA技術與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合作,將死海古卷予以數位化掃描並整理後,陸續公開在網站及APP上供查閱及翻譯。

死海古卷/GOOGLE數位化聖經手稿

http://www.google.com/culturalinstitute/about/deadseascroll/

一、究竟死海古卷是誰寫的?

以色列的蘇肯尼克教授從其中三份書卷考究主張死海古卷由部份隱居庫姆蘭的猶太教艾賽尼派所抄寫,此說為70年代的考古主流。庫姆蘭一處可容納大型團體的遺址中設有數座池子供浸禮,所以學者主張死海古卷由嚴守潔淨幾乎狂熱的地步的猶太教艾賽尼派在庫姆蘭遺址的社團所抄寫。但庫姆蘭遺址大部份池子底部是黏土層,明顯是瓦罐製作工廠,並且眾池中只有一處合乎浸洗池的條件,所以嚴守潔淨的艾賽尼派應該是不可能在工廠環境中抄寫書卷的。

庫姆蘭11個洞穴中挖掘出上百個裝有古卷的瓦罐,有趣的是,當中主要33部藏書的一處洞穴是由奮銳黨所有。楊古尼古教授經化學圖譜分析瓦罐的黏土,當中有1/3於庫姆蘭黏土製作的;當中1/10古卷經文由庫姆蘭獨有的密碼書寫,為耶路撒冷聖殿主教所用,並非庫姆蘭的艾賽尼派,加上瓦罐由不同區域製作,所以古卷最大的可能是由不同猶太教團體、艾賽尼派、奮銳黨及貴族身份的撒都該人、法利賽人等眾多猶太人抄寫出的許多部藏書。

二、為何古卷出現在死海庫姆蘭的古沙漠洞穴?

公元66年,羅馬統治耶路沙冷130年,長年忍受異邦擾亂聖殿的猶太人起役反抗,成千上萬猶太人遭鎮壓殺害。

近年陸續挖掘出的耶路撒冷地下通道中散落的瓦罐及錢幣為鎮壓當時所用,由於透過通道一晚即可到達死海北岸庫姆蘭,以及時代與古卷時代重疊,所以學者認為猶太人遭害時是由這些秘道逃亡,並且帶著古卷瓦罐藏在洞穴等待日後有人取得。

公元70年猶太起役中最著名的馬薩達一戰,羅馬攻打了兩年無法拿下馬薩達城,堅守馬薩達城的奮銳黨寧自由也不願遭殺被擄,所以達成自殺約定,抽出10人殺了城中所有人,10個人再抽出一人殺了他們,最後一人自盡,次晨羅馬軍攻入時發現全員已死亡。

當代學者於馬薩達遺址挖掘出的瓦罐古卷與死海古卷相似,證明猶太起役遭鎮壓時,眾人不自顧逃命而專注把最重要的東西〝神之語〞藏在庫姆蘭古沙漠洞穴裡。

二、不分你我,比生命更重要的神之語

聖經考古中學者稱猶太教、天主教、基督教為〝神造論者〞,以合理懷疑去考究,死海古卷出土後雖引起偽典打擊聖經的熱潮,不過的確死海古卷的考古研究串起猶太起役的史詩悲劇,最大價值在於證明了新約時代通行的《七十士譯本》內容的完整無誤。

羅馬統治下,聖城耶路撒冷猶太人處分裂狀態,分為四大派,只承認羅馬成文律法的撒都該人與自視貴族的法利賽時時鬥爭,不滿聖殿不潔而隱居並嚴守潔淨幾乎狂熱的地步的艾賽尼派,以及至力於將聖地上的外來者驅除而煽動起役的偏激團體奮銳黨。似乎是個四大教派保護自我主張而嚴重分裂的時期,但奮勇起役這時期,命也不要都要護住的是神的話語,聖殿己被侵擾,難道最後神的話也要滅絕了嗎?

看看猶太四大教派,暴力起役、誓死保護聖經、還有現今只求證據的考古學者,都有自己思考過的信念,眼光不同,若講道理大家都對,但需要去反省的是否我們在尋求神的道路上因一些〝自我主張〞或〝文化認同〞而成了〝愚忠〞?

《羅馬書12:3》我憑著所賜我的恩對你們各人說: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要照著神所分給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

《羅馬書 12:18》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

我們個人總是致力於體會〝信念〞,但人若是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焦點很容易立刻轉在他人的〝罪〞上,眾人就不能和陸,合久必分卻也不曾看過分久後合。羅馬人書是保羅在羅馬教會書信中表達了罪及救恩等問題的獨特見解,勸勉他們要留意躲避那些造成分裂的人,「在好事上有智慧,在惡事上卻天真無邪」。以神之義卻目光在人的總是破裂、紛歧,然後我們有角色關心,卻無能為力。但勢必能夠不留餘力去行也不被阻擋的,是警醒自己的心思意念在〝罪〞與〝救恩〞中,自己是因神合一的〝敬虔〞還是因人分歧的〝愚忠〞?自己為了與神和睦而在救恩中被幫助於戰勝罪;之後也持續彼此勸慰為了與罪戰鬥,而不是基於個人信念不滿異議定他人罪造成分歧,以私意解經進行〝罪狀考古〞並要求對方自行提出〝證據〞來澄清誣控,這豈不等於棄絕了神的義?

《彼得前書 2:3》你們若嘗過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

《歌羅西書4:2》你們要恆切禱告,在此警醒、感恩。

《哥林多後書 13:8-9》當我們軟弱、你們剛強的時候,我們就歡喜;我們所求的,就是要你們完全。所以,我不在你們那裡的時候把這話寫給你們,好叫我見你們的時候,不用照主所給我的權柄嚴厲地待你們。這權柄原是為造就人,並不是為敗壞人。

我們都有信念、期望,就是因為人太容易因異議而失望,所以聖經反覆教導我們感恩是需要警醒的,早已嘗過主恩滋味的我們,不要因為〝愚忠〞而敗壞人;而是因為〝敬虔〞而在乎自己擁有的權柄能否持續在於為了造就人,這是為了造就神教導的愛。

《哥林多前書 13:13 》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因為信念及期望而同心於事工,若要避免看不慣而殘念及失望,嘗過主恩滋味的我們,彼此相愛吧。

Leave a Reply